來源:李永生編輯


 一、城投公司的現狀及表現

定位,我是誰?我在干啥?

如果是企業,就是應考慮股東價值最大化;如果是政府機構,則應考慮其民生作用。要問城投如何體現政府的意志,更要問政府如何給出穩定的制度預期。

債務,重,重于泰山。

中央三令五申“誰家的孩子誰抱”,地方政府和金融機構也打消了中央兜底的“幻覺”,但債務連本帶息地滾著,著實令人窒息。

融資,難,難于上青天。

政策形勢從單方面收緊“堵后門”,到己亥年為了防金融風險“開前門”,相對好轉,但融資是城投的立命之本,如何體面地開展市場化融資?這是來自靈魂深處的叩問。

資產,虛胖,且胖且虛。

優質資產利用不足,無效資產用不起來,繼續走吧,是剝是留?進退維谷。

業務,單一,造血功能嚴重不足。

報表收入花容月貌,都是打了玻尿酸,終究抵不過歲月的洗禮。話說回來,(曾經)干城投的誰正兒八經想過去賺錢?信仰畢竟不能當飯吃,經營性業務不能靠信仰開展。

人員,技能多樣、身份復雜。

做城投的,來歷復雜,大多有十八班武藝,但也不乏渾水摸魚的,人多但力量并不大。

 管理,低效且凌亂。

完美的組織架構圖讓資深的咨詢顧問也挑不出毛病,但關鍵制度大多閑置,形同虛設。

政企關系,不分,如膠也似漆。

國企“貴族”的身份讓城投與政府關系靠太近,政企不分讓城投得不到授權,也就無法成為相對獨立運營的企業。

當然了,處于不同發展水平的城投公司,問題會有所差異。根據筆者的老板丁博士的城投轉型升級理論,從1.0版本往上走,越靠近5.0版本的城投公司境遇相對越好。即便如此,從1.0版本到5.0版本都有各自的問題,就好比富人、窮人都有各自的困惑一般,只是側重點不同。

    二、四面楚歌人人棄,紅消香斷有誰憐

上述種種問題不妨可以看成是城投轉型中的內因。哲學常識告訴我們,內因是影響事物發展的根本原因,外因則排在第二位。對于城投而言,或許筆者要重新審視這一哲學常識了。因為影響城投的一大外因——政策,往往是決定性的,甚至是致命性的。

43號文那幾年的政策各位城投同仁已經爛熟于心,就不再贅述。這兩年,國家又陸續甩出50號文、87號文、23號文等重磅文件,這是明面上的。此外,還有很多沒有公之于眾的“秘密武器”,懂的人自然懂。總之,地方政府債務管理不斷加強,平臺公司政府融資職能徹底剝離,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風險提升到了國家戰略層面。這些重磅文件就像“催淚彈”昭示著權威,地方政府和金融機構感受到了來自中央的決心,特別是隨著審計署和財政部專員辦的陸續蒞臨,地方政府和城投公司的領導們才知道緩過神來,發現時代真的變了,就像青春——固然美好,但芳華難在,甚至成為時代的棄兒。

去年,網上就曾有一篇唱衰城投的文章,大體意思是城投在上世紀90年代誕生,2018年將逐步消亡。筆者看完此文后,嘴角蜜汁微笑,因為在筆者看來,城投不僅不會消亡,更將迎來以新一輪城鎮化建設和產業升級為代表的發展機遇,并通過發揮國有企業領頭羊的先鋒作用實現鳳凰涅槃。畢竟,除了城投從業者自身感受到轉型發展的迫切性外,國家也在慢慢釋放了一些政策利好,比如國企改革領域的諸多文件,比如不能對平臺公司斷貸、抽貸的諸多文件,比如穩增長、補短板的相關文件,比如前段時間熱議的經開區平臺上市文件。如此種種,不勝枚舉。

在政策的號召下,近年來,各位城投的同仁們除了應付領導下達的一筐子任務外,轉型發展的工作也不敢怠慢。因為他們深知,動輒15個點的非標無異于飲鴆止渴,冰涼的現實和曖昧的抽象在每個黎明交替,但海市蜃樓終會散去。更何況,關于平臺公司轉型發展也是得到中央到地方各級政府的明文要求和支持的。

    三、轉型路漫漫,誰與終相伴

“城投轉型”的概念天天提,到底啥意思?筆者又翻了翻辭海,沒有解釋。“城投轉型”盡管看不見也摸不著,就跟“城投信仰”一樣,無法解釋這種存在,但仍配擁有姓名。通俗地說,筆者認為城投轉型就是“再給我一次機會,我希望做個好人”。從原來的空殼公司,純粹的投融資平臺職能轉變為帶有特殊目的的一般性國有企業,核心主語是從“平臺”轉型為“企業”。

回歸到企業的層面,咱就好理解了,企業有三個基本屬性——經濟性、營利性、獨立性。所謂經濟性,是企業的首要特征,通過這個特征來實現自己的價值和商品的使用價值。所謂營利性,是企業的根本性標志,也是國有資產保值增值的根本要求。所謂獨立性,則需要企業能夠獨立核算、自負盈虧、自主經營,成為真正的一個獨立法人組織。現實情況是,這三個基本屬性很多城投一個都不沾邊。

 那么城投轉型的重任到底靠誰?

 首先,需要中央政府的政策保障和有效支撐。這里面涉及到城投背負的大量公益性項目債務,城投承接政府性項目的明確合規方式,城投在涉足經營性業務過程中萬一存在投資虧損怎么辦等等,都需要國家從頂層設計層面予以規范甚至立法,給出一個明確的預期。雖然,當前相關政策或多或少都零星提到上述內容,但是筆者感覺對城投來說不太解渴,這也可能是精英的決策者們為了避免政策出臺再次帶來“政府債務”的大規模高發吧。凡事都有個循序漸進的過程,國資國企改革已經在深水區挺進,金融風險防范化解實施也在試點推進,城投行業也在逐漸步入正軌,得讓子彈飛一會兒。

其次,需要地方政府的全力支持和極力推動。城投是地方政府天才般的創造,可以說是政府的“親兒子”,城投“成長”遇到的問題政府必須要管。且為了避免債務危機通過城投的外部性傳導加劇區域性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形成,地方政府需要不遺余力地支持城投轉型。從各地城投轉型的經驗來看,第一步就得重組,通俗點理解就是“洗心革面”,外部資源整合與內部資產配置協調推動。外部資源那么容易整合嗎?是的,城投很難做到,但每一方水土總有一個當家的人,當家人集中力量推動城投轉型,方能體現社會主義的優越性。當然了,后面還有一系列的轉型動作,都需要地方政府的全力支持。 

再次,需要城投公司的主動作為和積極謀劃。政府給的關愛再好也要主動作為,資源條件再優越也要積極謀劃。成功,要靠個人的努力,爛泥是扶不上墻的。 在新一輪的轉型浪潮里,更需要城投的領導們頓悟時勢,把握機遇,力挽狂瀾當然了,也要考慮到歷史的進程。陽光之下,人各有分,但人無貴賤。就像那些生活在泥淀里的少年,他只是因為生活在泥淀里而已。那些深陷債務沼澤的城投們,照樣可以破繭成蝶、華麗轉型。這就需要城投一線操盤手們敢干、敢闖、敢拼。畢竟,只能自己干,引人引智,慧眼識珠,珠聯璧合。 

這里必須要強調的是,轉型的趨勢是在的,轉型的想法是對的,轉型的路子是有的,但轉型的初衷咱不能忘了。推動政府融資平臺轉型為市場化的國有企業,是需要充分發揮其市場化融資職能,支持地方城市基礎設施建設和產業發展。不忘初心,方得始終!

2019年09月04日

關于國企混改思路的探討
2019城投企業100強

上一篇:

下一篇:

城投轉型的重任到底靠誰?

添加時間:

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
大话西游2老区什么职业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