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李永生編輯


長期以來,地方投融資平臺作為地方政府與城市發展的動力引擎,核心功能就是籌集項目建設資金。國務院《關于加強地方政府性債務管理的意見》(國發[2014]43號)、《地方政府存量債務納入預算管理清理甄別辦法》 (財預[2014]351號)等法規政策的頒布,意味著政府性投融資平臺以政府信用為擔保的融資行為將受到限制,同時也標志著地方政府債務管理體制的全面轉型。地方投融資平臺公司替政府舉債的核心功能將改變,但未來作為實體經營型企業仍可以承擔政府重大項目建設。

因此,在政策變化和市場雙重壓力下,地方投融資平臺公司必須進行徹底的轉型,且轉型的模式不可能一蹴而就,而應該有一個過程。作者認為,從根本上講,地方投融資平臺公司必須順應國家宏觀經濟政策的要求,通過實現市場化運作、多元化融資、一體化經營的轉型持續支持城市建設發展。

產業布局是對地方投融資平臺公司產業的空間分布和組合,決定著地方投融資平臺公司的業務發展和經濟增長。咨詢公司研究課題組將著重分析,投融資平臺公司的產業發展模式。

地方投融資平臺公司轉型由于各自的發展路徑和現實基礎不同,不能搞一刀切的模式,更不能不經過調查研究單憑主觀意識拍腦袋的方式決定地方投融資平臺公司的轉型操作。地方投融資平臺可以充分借助外腦的力量,在充分調查的基礎上,結合地方經濟發展狀況和區域特點,以及對地方投融資平臺公司的經營狀況、資產負債情況、自身優劣勢等進行理性分析,從而制定出模式選擇、資產重組、股權改組、商業模式等設計方案。

地方投融資平臺公司,產業布局的模式選擇主要有以下幾種:

一、轉變功能定位,實現“融、投、建、管”綜合服務,通過縱向一體化戰略,實現從投融資平臺到產業鏈運營平臺的轉變,做強產業深度。

從單純投融資到投資建設運營,從單一建設到建設運營一體化,縱向產業鏈一體化考驗的是政府投融資公司在轉型過程中應對各種項目運作、資本運營、投資、管理等各種風險的能力。作者認為,在城鎮化進度加速,PPP模式快速發展的背景下,地方投融資平臺公司進行市場化競爭的核心競爭力必須是基于投融資的產業鏈整合運營能力。地方投融資平臺公司要實現從融資主體向融投建管一體化的主體平臺轉變,快速整合區域內設計、工程施工、材料、運營維護等核心業務職能,打造全產業鏈優勢。

深化產業發展,提升信用等級,有效整合各類分散資源,分條塊組建專業投資集團,專注特定行業和特色領域,做精做深成為“小巨人”是地方投融資平臺公司轉型的最終落腳點。作者建議,首先,在深入分析市縣(區)地方投融資平臺公司資產負債情況,完成資產剝離和負債清理基礎上,按照業務板塊開展兼并收購,集中打造旅游、水務、建設、交通、能源等專業化國有企業,形成核心平臺為依托的集團化控股公司,實現信用上移和資產下沉。其次,實現“要素資產化,資產資本化”,積極盤活土地、基礎設施、生態環境、服務產業等要素,將其注入相應地方投融資平臺公司實現資本化運作,達到“盤活存量、吸引增量”和“以城建城、以城興城”的成效。

    二、通過橫向多元化戰略,實現區域內多元化城市建設運營領域的橫向,做大產業規模。

作者認為,橫向多元化戰略,是圍繞城市建設運營進行的相關多元業務整合。通過不同產業之間的資源共享和優勢互補,擴大地方投融資平臺公司產業規模和行業影響力,推動地方投融資平臺公司的快速擴張。從國內轉型較早的地方投融資平臺公司來看,部分具備相對較強實力的省級和地市級地方投融資平臺公司都在圍繞城市建設整合地方房地產、交通、水務、市政、文化旅游、農業等相關產業資源,打造綜合型的城市運營服務商。打造多元化的城市建設運營產業,必須從體制機制、管理模式、業務整合等多方面進行針對性設計,避免陷入“集而不團,大而不強”的多元化陷阱。

張江集團在擔負的職能上與其他地方投融資平臺一致,但是在其發展過程中,堅持獨立自主按照市場規則運營開發區,沒有像其他地方引進入園企業一樣,給予土地、廠房等補貼優惠政策,而是對土地進行滾動開發,所獲得的收益完全歸于公司自身。作者發現,在此案例中,張江集團不滿足于土地的整理和房地產開發業務,努力開展多元化經營,依托園區運營,積極投資于物業管理、人力資源中介、廣告傳媒、酒店經營、金融服務(小額貸款、擔保、外幣兌換)等領域,并按照行業設立子公司,對部分公司進行混合所有制改造,逐漸變身為投資控股集團。

目前,張江集團有二級子公司28家,合并報表公司達到112家。同時,張江集團還充分利用了園區管理的便利條件,參與了對園區高新技術企業的股權投資,是十多家上市公司的重要股東,在支持園區企業發展的同時,在資本市場實現溢價收益,2014——2016年張江集團對外投資收益分別為8億元、17.5億元和13億元。

    三、走專業化產業分工道路,形成專業性運營的地方投融資平臺公司,增強專業性和在行業中的競爭力。

地方投融資平臺公司轉型產業布局中并非所有的地方投融資平臺公司都會選擇多元化發展道路,多元化產業本身也存在一定的整合難題。在調研中發現,中東部地區一些地方投融資平臺公司走專業化產業分工道路,形成了水投、交投、文投、城投等若干相對獨立的專業性建設運營地方投融資平臺公司,走專業化發展道路,也取得了較好的成效。重慶在轉型發展中打造了多個專業性建設運營平臺,水務、水利、旅游、交通、能源等經營業務由專業化地方投融資平臺公司經營。重慶市能源投資集團,2006年,原重慶煤炭集團、重慶市建設投資公司和重慶燃氣集團整合組建成重慶市能源投資集團,借助電力市場化改革的機會,轉型為經營性國企,專注燃氣、煤電鋁等領域的經營、投資。

四、推動相關金融業態的拓展,打造產融結合的投融資運營平臺。

圍繞產業鏈發展和金融服務的需求,通過自營、并購、參股等方式整合區域內的金融機構,獲取金融牌照,形成金融業務和實體產業的互補優勢,在強化自身造血能力的同時為地方城市建設提供綜合性金融服務。部分地區規模較大、能力較強的地方投融資平臺公司甚至通過全金融牌照的整合逐步向綜合性金融控股集團發展。作者認為,通過在金融產業的拓展,促進實體經營和資本運營交叉融合、產業資本和金融資本相互滲透,實現良性互動發展,放大投融資功能。

對于具備經營性資產和持續造血能力的投融資平臺公司來說,通過產融結合建立金控平臺來促進公司的資本運作,是未來轉型的方向之一。投融資平臺公司可以通過金融控股布局,促進公司融資方式多元化,降低融資成本和信息不確定性。目前已經有不少投融資平臺公司布局金融板塊。作者還發現,大型投融資平臺公司主要采取參股控股的方式布局金融行業,比如天津泰達集團在發展過程中,除了進行產業投資外,也布局了金融產業,形成了“金融是核心,公用事業是基礎,新資源開發是方向”的產業格局。

當然,在實際操作中,部分地方投融資平臺公司推進產融結合的進程存在一定困難。一方面是因為作為地方政府投融資建設平臺的功能定位不準,自身的資金實力不足,實體產業發展基礎又較為薄弱。另一方面是因為地方投融資平臺公司未能從基礎設施項目的投融資建設運作特點、國家的金融業監管體制和金融市場環境等方面,去深入思考自身金融產業發展的路徑,影響最終效果。因此,必須對地方投融資平臺公司區域經濟特征進行分析,探索符合自身發展實際的產融結合道路。

五、向新興產業拓展,成為地方產業轉型升級的重要平臺和抓手。

地方投融資平臺公司在重組改制過程中,為增強造血能力,會在原有主業的基礎上不斷向金融、節能、環保、國家扶持的新興行業拓展。作者發現,他們大多以專業化為基礎,打造若干優質的投融資平臺(如建投、水投、文投、產投等),自主開展業務并支撐區域的可持續發展。開展并購重組業務,聯合國內外知名風投機構,在充分挖掘本地資源稟賦和產業布局的基礎上,揚長避短與取長補短相結合,開展橫向和縱向并購重組。進行戰略投資,對高端裝備、新能源、新材料、生物制藥等新興產業,以及銀行、保險等金融機構進行戰略投資,做好流動性安排和久期管理,長短搭配提升企業發展后勁。

江東控股集團前身為馬鞍山城投集團,于2014年5月更名,并正式改制為國有企業。在承擔政府基礎設施建設項目之余,江東控股集團通過重組或整合其他政府所屬企業等方式擴展主營業務,提高經營性資產和經營性收入比重,并且積極參與產業投資,不斷向金融、節能、環保、國家扶持的新興行業拓展。2016年江東控股集團汽車制造業務貢獻了接近一半的收入,公共服務、基礎設施建設以及土地整理僅占27%。此外集團積極參與產業投資,新設安徽省高新創業投資有限責任公司,專門從事高新技術產業和新興產業的創業投資。

2019年09月12日

2019城投企業100強
城投,還會好嗎

上一篇:

下一篇:

投融資平臺轉型發展的五種模式

添加時間:

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
大话西游2老区什么职业赚钱